香芋绣球

【盾冬】Steve Rogers恋爱特别行动小组-篇六

F局长:

Summary:


一个明确性向多年却迟迟没有花开结果的美术教师,


一个俏皮正义又自诩多情的街区小警察,


一群为了完美甜心同事惨淡恋情线煞费苦心的社区老年大学的职员,


我们的共同目标是!让画手大触Steve Rogers早日将Bucky Barnes警官拐回他的小公寓~


        




23.


Steve是在一团白光中清醒过来的,然后在他试图拨开前方看的清楚些时便从云端坠落了。他四肢趴在沙发边数分钟,神智才渐渐回归脑仁,他感觉口干舌燥,胸腔里像是住着一只生蚝。他勉强撑着沙发站起,摇摇晃晃地跑到厨房,在将果汁和气泡水全部干完,翻出最后一盒牛奶的时候,Steve终于想起了所有事情,他对Bucky告白了。


在自己主持的主题派对上,在酒气醺醺、说话都含混的时候,并且吐了告白对象一身。


希望呕吐物在迪斯科球的照耀下能好看些。


Steve骂出一句自出生以来最长的脏话,将冰箱门合上。“这不可能。”他喃喃自语,试图从断续地回忆中找出一些破绽来说服自己实际情况根本没那么糟。


他首先打开了“复仇者联盟”,如果昨晚的一切真的同记忆中那样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那他的伙伴们不会毫无声息。


毫无声息。


甚至连一句日常的问好都没有,Thor没有顶着一把锤子头像提醒下周的课程安排,Barton没有贴出同儿子郊游的照片。Banner教授也没更新他的恋爱进度曲线——


根本就是发生了些什么才会这样吧!Steve哀嚎一声捂住脸,随即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悲思。




24.


“好呀,Steve。”Barnes警察站在门外,穿着清爽极了的灰色衬衫和沙滩裤。“感觉好些了么?”


Steve观察对方的脸色,非常自然,没有暴露出不满或者疲惫,头发才刚洗过的样子,还有还有些湿气缠绕在弯着的发丝上。也许这真的只是一场幻觉。


“你好Bucky,你今天没去警局?”Steve努力用自然地语气同对方说话,Bucky的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腕上缠着纸袋手柄。


“我今天轮休记得么伙计?”警察绕过他的身侧走进公寓,“你还头痛么?你昨天可喝的不少老兄。”


“我将家里除了汽油以外的液体都灌下去了,现在好多了。”Steve关上门,尽力用调侃的语调叙说,尽管他不擅长这个。


“我为你带了新鲜吐司和酸奶,希望这能让你好受些——”Bucky将纸袋放到他的料理台上,“你还可以吃些豆子,那可以缓解宿醉。”


“我可以煮一碗甜豆汤,谢谢你Bucky,”Steve将对方带来的纸袋拆开,“但愿我在喝醉后没做什么奇怪事。”


“不,没有——”Bucky从他的果篮里拿起一个苹果咔擦咬了一口,“你只是吐了,不过喝醉的人都会呕吐,称不上什么奇怪事。”


Steve的笑容僵在脸上,再也维持不下去,“天哪——”他气息衰弱,简直想钻到被子里哭一会儿,“那但愿打理起来没太麻烦。”


“不碍事,”Bucky的腮帮鼓起又瘪下,一心一意享受手中的果实,“虽然我几乎是半裸着出了会场——因为你吐在我的身上,哦别担心,我的制服在付了清洁费后会得到妥善处理的。”


“我很抱歉——”Steve上前一步,克制住给自己来上一拳的冲动,“我愿意付所有的清洁费,这一切都太糟糕了。如果你还有任何额外要求我都可以满足——”


Bucky居然抬起胳膊嗅闻了下手臂,“昨晚确实不怎么好受,因为你在派对上吃了不少Steve,汉堡,酱牛肉,还有我喜欢的香草可颂,我都可以在我的胳膊上找到——”


“Bucky!——”Steve快哭了,他在过往的生活中没有被任何艰难险阻打败过,但是现在,他需要一包纸巾和一个抱枕。


“好了伙计,”Bucky挤挤眼,“这没什么,相信我,我在酒后做过比这个糟糕的多的事情,如果你一定要致歉,今天能承包我的伙食么?”警官双手抱着肚子,“我不想再吃这周第十顿外卖披萨了。”


 


25.


Steve选择用番茄和牛腩焖了一锅饭,又煮了甜豆汤。食物的香气飘出来时,Barnes警官已经毫无尊严地挂在门框敲碗了。


“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开餐?”


“马上。”Steve急出了一头汗,他的“队友们”在关键时刻全部消失,不得不靠自己去拼凑出昨晚的关键剧情发展线。


“所以昨天是你把我送回公寓的?我可重极了。”


“你是指在你用呕吐物把我浇灌了之后?”Bucky努努嘴,Steve一点儿也不喜欢对方的形容词,只得苦着脸看警察。


Bucky却因他的表情乐不可支,“事实上,Thor来帮了一把,他冲进会场,用他那夸张地澳洲口音大叫‘哦天哪——这是怎么了——我的Steve——’。”


Steve只觉得心脏一阵绞痛,他完全可以想象那场景,一场真正的灾难。


“在那一瞬间,我确实很想在你脑袋上开个洞Steve——但是你先倒下去了,在地板上翻滚和抽搐,呕吐物还不断的从你的嘴巴里冒出来,我们都以为你酒精中毒了,和我跳了整晚上舞的夫人们,她们都围过来,”Bucky一边继续叙说,一边看着Steve微笑,“她们用手绢拍打我的制服,将你扶起来避免你被呕吐物呛住,然后告诉我‘别介意,Rogers先生平时没这么不体面’。”


Steve的脸成了新鲜烘烤出炉的洋芋。


“我回答‘我当然知道,他一直很温柔’,”说到此处,警察停顿了一下飞快的瞟了一眼Steve,“紧接着我又告诉她们‘我得去冲把脸,麻烦你们把Steve的脏外套脱下来,然后我会带他回家。’所以你瞧,这就是整个故事了。”


Steve的煲饭已经完工了,番茄的酸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他眼前的警察吸了吸鼻子,“我喜欢番茄,Steve,我也喜欢这个故事。”


 


26.


当他们开始坐下用餐的时候,Steve则回想起了醒来时的另一些细节,


“谢谢你还为我换了睡衣。”他的脸因为某些幻想画面不可抑制地发烫,而警察对此的反应只是很平淡地耸了耸肩,加紧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腩,“当然,我可不想你感冒,你的臀部让换裤子变成了一件麻烦事,但我不介意。”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Steve已被老年大学的同事们训练的非常出色了,他知道如何和心上人保持适当的距离,足够亲密到两人有潜力更进一步,又不会紧凑到让人觉得厌烦。他也能在对方面前不油滑地展现自己的优点,甚至偶尔可以刺探下对方对同性关系的接纳程度。然而此刻,Steve仿佛重回十六岁,变回了一个毫无情感经验、木讷而紧张的青少年,大脑一片空白,指尖都开始打颤。


“我吓到你了?”Bucky注意到他的异常。


“不,当然没有。”Steve吸了一口气,收紧腹部,用吐司滚了番茄酱吃。


“这是称赞你明白的吧?”Bucky轻声哼了声,语气轻快。


Steve早就观察到,当警察微笑的时候就会让饱满的脸肉挤出一个窝槽,让他的指头变得蠢蠢欲动。


“我还有一些华夫饼。”他呐呐地说,“可以用来当餐后甜点。”


“我一点儿都没说错,”Bucky咬住勺子对他挤眼睛,“你可太温柔了。”


 


27.


Thor Odinson觉得最完美的食物是一扎冰啤酒配上炸到酥黄的鸡块,但是近日Loki每晚都要执行自己的排毒餐计划,他是那个不能退出的陪伴者。


Loki已经煮好了花草茶,切了柠檬片,正在用醋汁拌花椰菜,Thor开始觉得喉咙不适了,手机铃声在此时恰到好处的响起来。


“Steve,是你么?我的朋友。”他大喊一声,抬起眼皮偷偷暼Loki,满意地看到弟弟皱眉收回了捧过来的茶壶,但是电话那头却不是他好友的声音,


“我是Barnes,”那一头的男声开口说道。


“你好,警官。” Thor快速回答,今晚是Steve主持的复古迪斯科派对,Barnes现在应该在和他的好友热舞才对。


“Steve喝醉了,”Barnes似乎转移了地方,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场所,“我要把他弄回公寓,但是在场的学生们显然扛不动他,并且我也饮了酒不能开车,你介意来帮一下忙么?我会非常感激的。”


Thor和Steve的感情深厚,但是现在已是晚间八点,他原本想在用完晚餐后做一个舒缓SPA,配合弟弟专门调制的按摩膏,这是Thor在排毒期唯一觉得享受的事。他又思量了下Barnes的身板,但最后使他下定决心的是Loki手边的那盆花椰菜。


“抱歉弟弟,我的好朋友身陷危难——”他迅速站起来穿上外套,在Loki有进一步动作前制止他,“今晚你可能得一个人用餐了,你知道,朋友间总是需要互帮互助的。”


他最后看了眼花草茶壶顶冒出来的热气,跐溜就窜出了房门。


 


“Steve,你能上车么?我们得回去休息了。”Bucky坐在副驾驶位上,Thor能感觉对方的怒气已快化作实体冲出车门。


Thor不知道他的好伙计是怎么办到的,但凡每一次他和Barnes将Steve推入后排座,然后坐上驾驶座以及副驾驶并固定好安全带,Steve都能像复活的僵尸一般立刻坐起身,打开车门爬下车,然后走到副驾驶座的车窗那儿,扒住窗口,两人只得再将男人移回后座。他们都不知道Steve想干什么,如此往复三遍,Barnes显然失去了所有耐心,有点精疲力竭地瘫坐在副驾驶座,于是这一回,无人阻拦的Steve终于有了新动作。


 


“起来吧,美丽的太阳!”酒醉的画家柔情万分地呼唤到,Thor的太阳穴跳了一下,他决定打个圆场。


“很好Steve,但是现在已快十点了,如果你再不上车,确实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Thor提醒到,还指了指已经面色十分不佳的警察。


然而Steve的反应迅速,“赶走那妒忌的月亮——”他的好伙伴胳膊捅进车窗、指着他吼出一句新台词,险些打到警官的脸,Thor的嘴角不可抑制地抽搐了一下。


“我们可爱的Rogers先生,” Petersen太太正挽着丈夫的胳膊走入停车场,看到眼前情景只是爱怜地拍怕Steve的肩膀,即便对方现在的姿势是半跪在地上撅着屁股,“他在念罗密欧的台词呢,就连喝醉都这么可爱先生,可惜Bucky不是朱丽叶,但他今晚会照顾好你的Steve。”


真是本垒打呀Petersen!Thor将脑袋扭到另一边去,已不敢再看Barnes的表情。


“是的太太,”Bucky的声音到很舒缓,“祝你晚安夫人,Steve交给我吧——”


“啊!他说话了——再说下去吧,因为我在这夜色之中仰视着你,就像一个尘世的凡人——”Steve再次开口,台词依旧流利,连情绪都很到位。


Thor的灵魂在割裂,其中一部分正捂着肚子在地上笑到打滚,另一部分还在提醒他要做一个忠实的朋友,确保Steve的平安——从Barnes的手下。最后那部分只想将眼前所有的一切拍下然后分享给自己认识的所有人。最后的最后,想做忠实朋友的那个小小的灵魂战胜了其余两个,Thor忍住笑,尽管他的咬肌已经因为憋笑酸的发痛了。


“别介意警官,Steve只是喝太多了,绝没有对你不尊敬的意思。也许他最近一直在看罗密欧与朱丽叶,你知道Steve的工作需要他不断收集这些艺术素材。”


“我知道,”Bucky倒还平静,转向还在车窗外的Steve,“Rogers,”警官开口,“不要理睬月亮,它变化无常总有盈亏圆缺。现在我邀请你登上我的阳台,如果你愿意的话——”


Thor眨了眨眼珠,他虽然是个澳大利亚人,但是也受过经典戏剧的熏陶,剧情发展似乎不是如此——再者,这同月亮有什么关系!?月亮得罪了谁?像他如此金晃晃的月亮!——


Steve的蓝眼睛眨了眨,居然害羞地抿嘴笑了,Thor决定代表月亮复仇,举起手机调出视频拍摄,然而“朱丽叶”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涉及到侵犯隐私权,Odinson先生,本区警官是不会坐视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现在快爬到阳台上来,Steve。”


哦,这应该是史上最强权的朱丽叶吧。


 


朱丽叶甚至再次下车,将罗密欧搀扶起来,“你不会拒绝我的对么?”Bucky将Steve第四次安顿到后座,使他躺平后轻声问。


“美人,”Steve开口,Thor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呕吐袋,这一切也许是他试图逃离Loki排毒餐的报应。“只要是你喜欢,我永远不拒绝你。”


 


于是这一回,Steve终于再也没有下车去,Thor踩下油门时,Barnes警官将胳膊松散地搁到他的颈侧,“你不会将今晚的故事说出去对么,Odinson先生?”


我需要弟弟,Thor想。


“当然不会,警官,这有什么可以多费口舌的呢?”Thor瞥向后视镜,他的好友现在完全安静下来了,阖着眼皮,胸脯平稳的一起一伏,嘴角甚至有微扬的弧度,重新变回了金头发的天使。


 


28. 


“那个,Steve。”Barnes警官嚼着华夫饼,巧克力酱粘在唇角,Steve在心里对着指头、犹豫要不要替对方擦去,“你喜欢罗密欧和朱丽叶么?”Bucky问他。


“喜欢——”Steve随口应和,他一直很喜欢这部爱情悲剧,但是紧接着,一些奇怪的感觉冒出了心坎。


“那好呀,”Bucky放下食物,嘴唇变作O型将指头吮了吮,“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聊聊罗密欧和朱丽叶,聊聊太阳,聊聊——伴郎以外的感情。”


 


复仇者联盟,依然悄无声息,尽管也有好事者打探昨晚是否有逗乐的花絮,但是Thor Odinson一概冷漠拒绝,“我什么都不知道。”


 


TBC



评论

热度(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