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绣球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32)—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Fury从冰箱拎了一小袋芦笋,煮熟之后浇上美乃滋,像喂兔子似的端给Steve。“你最近忙什么呢?”


“轮流转,两头跑。”Steve和他的养父又回到房车,共坐于一张单人餐桌旁,“局长说Barnes情况特殊,暂时压着不报。白天忙局里,有Bucky的兄弟们帮我看装修。下班后我会回去一趟,晚饭后带两名组员干私活儿。”


“嗯,是挺能干,记得补充足够的水。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儿?双方交手了吧?”


巨型兔子Steve继续吭哧吭哧吃他的芦笋。“不……是他另一个表弟见面揍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大家庭的原因,我活不到他外祖母从轮椅跳起来用拐杖抽我那天了。”


“哈哈哈……知道我想说什么吗?”Fury将桌面拍得大震,“虽然你是我儿子,但看你终于吃瘪的下场我感觉很痛快。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太突然了,家里没东西招待你。”


Steve想了一下说:“顺路来看看不行吗?我又没地方可去,又回不去家。”


“我就猜你要这么说。我又没地方可去,你小时候就总这么说。”Fury抬起帽檐,帽子的正面别着一枚旧旧的海军远征荣耀勋章,“你总不相信自己有地方可去。其实想回哪里都行,无论是你自己的家还是我家,随时都在等你把门推开。”


“我算了算……Bucky睡了快两个月了。”


Fury无视了Steve转换话题的小伎俩,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和他推心置腹地谈一次。“你还记得有一年,那时候你还小,超市的生意不怎么样,我们睡在店后面的仓库里。放学回来你发现仓库的门关着,店里也找不到我,只好坐在台阶那里等到天黑。”


Steve的竖瞳微微眯了起来。“记得,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在台阶上睡着了。那天下雪。”


“其实我一直就在门那边。”


“什么?你就在该死的门那边?”那晚饿肚子的感受让Steve火大,“你知道那天多冷吗!”


“我当然知道了啊。”


“那你锁门干什么!”


“你连试都没试,怎么知道门锁上了?”你一句我一句的互呛像两挺机关枪不停上膛,Fury的音量压过了Steve,“你只是看到门关着就放弃推一把试试,凭什么不推一推?明明推一把就能回家,你凭什么要等着我!是担心再被弃养还是这个家不欢迎你了?那天我一直在屋里等儿子把门打开,你没有,是你活该挨冻。我还要照顾你浑身别扭的情绪,等到你睡了才能开门。幸亏你有兽化人的基因,否则几个小时你就冻死了!”


Steve的表情就像刚才那一盘芦笋全是生肉一样尴尬无措。


“因为你不接受自己,所以理所应当地认定所有人都不接受你。孩子,再继续下去你只会更痛苦。”


“好了,你重复这些道理的次数比HBO的广告还多。”Steve难得地听了进去,并且十分有依有据,“我会考虑的……再说……也不是所有人都受不了我,其实那天他已经考虑着向家人介绍我了,只是一切都被我毁了。”


Fury夸张地倒吸一口气,不敢想象Steve扎在熊堆儿里的画面。“我倒希望他是真不接受你,至少不会把你惯坏。看看自己的样子,你就应该找不着好对象。不过很好,你马上就要有一大家子亲戚了,前提是Barnes先睡醒。否则等着排队挨揍吧。”


Steve撕下一片吐司,将盘子里的美乃滋蘸干净,看上去就好像不用洗了。这是他的进食习惯,要永远保持干净整洁的桌面。


“你知道我不喜欢大家庭,人多意味着很麻烦。”


仅剩的一只眼睛带着讥讽,Fury笑道:“哦,得了吧,你其实最喜欢大家庭,喜欢无论在哪个房间都有家人对吧?”


Steve也瞬间讥讽回来:“猜错了,我讨厌大家庭。否则我也不做独身主义者了。”


“撒谎。”Fury的眼神换了一种狡黠,用一种比Steve老道很多的语气说:“你怎样看世界,世界怎样看你。你越排斥,说明你越想要。讨厌大家庭?呵,我看你比谁都想拥有家人,保持整洁其实心里比任何人都想弄脏一切。独身禁欲更能说明你对亲密关系的渴望。”


“这不一样。”Steve继续转换话题的方向,“这不一样,Bucky的家人几乎全都是熊科。总不能说我对熊科的厌恶其实是喜欢吧?”


 


这倒是真难倒了Fury,毕竟Steve对熊科的厌恶是根深蒂固的事实。或者说是一种潜意识里的仇恨,Steve意识不到,但无时无刻不被吸食自己的判断力。


Fury很少摘他的帽子,黑色的眼罩曾经吓哭童车里的婴儿。他指着眼上黑色的覆盖物,问:“你好像从来没有问过我这只眼睛是怎么瞎的?”


Steve端正态度,神色中透出对老兵的尊重。“你也从来没有提过,但不难猜。”


“臭小子,就因为你这种不给人找麻烦的脾气,我连向你吹牛炫耀的机会都没有。”说着他揉了揉那只酸涩的好眼睛,把帽子放在桌上。


“美国海军陆战部队第三师,美利坚第三远征部队,大西洋舰队陆战突击部队第九步兵团。”


这一回轮到Steve真真正正地目瞪口呆了。


“你他妈是在唬我?”Steve引以为豪的军校成绩瞬间屁毛不剩。


“要看狗牌吗?”


“别告诉我四十年前你恰好驻扎在日本冲绳科特尼军营。”


“冲锋前几个小时海上正在刮飓风。”Fury开始描述人类与兽化人最为浩大惨烈的一次交锋,它被军校教材载入,“那时候的大兵全是人类,但对方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Steve不禁用手去摸后颈,兽化人身份标签就是那场交锋签订的停战协议之一。


“我们小队彻底偏离了着陆点,云层过厚,海面温度急降,降落伞绳都结冰了。等我们从暗礁群游上岸,兄弟们只剩下一半。于是我们听从指令原地待命,兄弟们都是首次对战兽化人,每一个都全副武装,斗志高涨,冲锋枪上满膛,一把把架在有利的高地上。”


“然后……你们遭到了偷袭?”


Fury白了Steve一眼,仿佛他明知故问:“别跟我装傻,兽化人的作战能力你比我清楚,根本用不上偷袭。他们只用几次小规模的正面群袭就冲破了防线,扑上来的时候我把他们看作真正的野兽。那不是人,那是野兽的速度和力量,血能激起他们的兴奋,疼痛也浑然不觉,我甚至怀疑子弹根本穿不透他们的皮毛。”


“嗯,穿得透的,只是你得打准地方。”Steve不恰时机地拆了个台。


“闭嘴,他们可没有Barnes听话,站着不动等你过去。”Fury现在确定Steve挨揍绝对合理,大快人心,“你不可能打中奔跑的野兽,这也是第三局人兽搭档的原因,他们自己人才能抓住自己人。入夜之后我们的优势全无,变成了猎物。一头公狮从背后扑过来,咬住了我的头盔。我的头盔瞬间被巨大的咬合力挤碎,它没有停下,继续将头盔来回撕扯,拽掉的瞬间我的眼睛被它划破,尖牙扎进眼眶里,下一秒头骨被死死咬住,我就晕过去了。”


可以想象场面之血腥,因为Steve也见识过。他的嗓子很干,嘶哑地问:“……然后呢?”


“等我有意识的时候感觉自己正被拖行。那头狮子咬着我的脑袋在拖我,直到把我拖回洞穴。于是我假装还没醒,等他完全没动静再睁眼。瞎掉一只眼睛对我的打击比阵亡还大,我从腿袋摸出匕首发誓要手刃他……”


“他把你拖回去干什么?”


“当食物,兽化后当然是吃生肉。虽然很可怕但那时就是这样,大兵连残骸都收不回来。我决定与狮子同归于尽,但石洞里却只躺着一个光裸的男人。”Fury摇着头回忆,“很严重的贯穿伤,活不了太久。我意识到他和我一样,是一个男人。他还有意识,兽化后的脆弱期令他急于倾诉,那副浑身疼的样子让我下不了手。”


“他对你说什么?”


“他是越南美籍,二战越南战场上第一批兽化士兵留下的风流债。和一个刚刚差点咬死自己的人对话感觉很不真实。脆弱期是你们唯一的缺陷,但在战场上,我无法说服自己去照顾他,最多只是不杀。他比我大十几岁,有两个还没分化的儿子,都不足十岁。他很想看到儿子兽化成狮子,但又放心不下。那时兽化人的后代被社会排挤,他担心自己死后不会再有人愿意照顾他们。”


“这就是你领养我的真相?”Steve不知道是否要感到庆幸,因为现在的大脑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Fury仿佛眼前有一个血糊糊的男人。“不全是。他让我瞎了一只眼睛,我不杀他就已经扯平了。他说了很多,甚至把住在广岛的地址告诉我,不得不说脆弱期的你们真得又脆又弱。日出之前我听到西南方有直升机的声音,把刀留给他就离开了。”


Steve缓了好久,才问:“你没救他?”


Fury摇摇头答:“救不了,伤太重了。那是战场。”


“那他的儿子呢?”


“不知道,我也没去找。找到了又怎么样?我的身份只会让他们恨一辈子。但我确实不恨他,我、他、他的儿子,都是牺牲品。我该仇恨的是战争,是罪恶,甚至可以恨那天的鬼天气。”


 


沉浸在画面里,Steve没有留意时间,他的全勤奖金和精英勋章就这样默默溜走了。他把这些话消化了很久,疑惑地看过去:“你究竟想对我说什么?”


“我只想提醒你,千万别恨错了对象。Barnes的安全等级比你还高,可血清把他兽化了十一个月,到现在仍旧不稳定。”Fury不知道自己说得够不够清楚,但他相信自己的儿子没那么白痴。那顶别着勋章的帽子现在戴在Steve头顶,Fury给他正了正帽檐,犹如一位老兵对待刚入部队的菜鸟。


帽子戴在Steve头上有些松,可见Fury的脑袋比他大一圈儿。他还没注意到完美的精英警员奖杯已经不属于自己了,绷着脸问:“为什么从前你不对我说这些?”


“谁让你从不关心我的眼睛,冷漠!这次的门又是我打开的,下一次你得自己推开它。”说完Fury伸手把帽子抓了回来,嗯,果然还是自己戴上比较帅。


 


得不到精英警员的提名,Steve的完美主义开始狂躁症了。于是从未迟到早退的队长请了一天莫名其妙的假,让所有同事大跌眼镜。暴躁的他把车开得七扭八歪,脑子里一团菜糊似的。Fury的话对他触动很大,可冥冥中又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


暴躁的Steve暴躁地把车停路边,给另一位更暴躁的同事打通电话。


“你搞什么!是不是Bucky出事了!”Natasha的声音将她此刻张牙舞爪的样子完美地传到另一边,“说!”


“呃……没事没事,他很好,是我有事。”自从被女人揍过,Steve对Natasha未知的力量充满敬畏。不止敬畏还有愧疚,那天在家里她透露了许多血清部门的内幕,从一战时的成立到二战时的人体实验,一切远比Steve所想的复杂。


更可怕的事还在后面。Natasha是俄罗斯分局的特派员,在那个国家还叫苏联的时期曾经境内出现过相同特例。出于各种因素,用于实验的兽化人进入了冬眠期,但再没有关于他苏醒的记录。


这就是Steve挨暴打的主要原因,Natasha担心Barnes会不会也和前例一样,生命耗尽在无止境的冬眠里。


“你又有什么事了?快说吧,局里忙得要死,晚上我们还要行动呢。”


Steve顺了顺舌头,厚着脸皮问她:“……就是,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尴尬,你还记得自己的分化年龄吗?”


“这有什么尴尬?难道你没有吗?分化大多伴随青春期二次发育,就在我骄傲地升了一个罩杯的十四岁。你呢?难道你没分化好?”


“我比你晚一些,但分化得很不错,谢谢关心。”Steve回答,同时幻想了一下Bucky的分化期,十五、六岁的男孩儿一觉醒来变成一头小熊,就在他们亲亲的那间卧室里,场面应该不会很惊悚。


“所以呢?”


“所以我们在分化之前是不可能提前预知的,对吧?”是的,那个怪怪的疑点就在这里!Fury遇上的男人不可能确定未满十岁的儿子就和自己一样是兽化人。而自己身边也有这样一个孩子。


“是,你究竟想说什么?”Natasha把口香糖吐出来,免得Steve又来教训上班时间禁止吃零食。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Nina还不到十岁呢,Wanda和Peter怎么就知道他们的妹妹也是小猎豹?”


“你这算问倒我了,Steve,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是下午行动那组的,见到我替你问。如果他们真那么肯定那就好办了,Nina的妈妈一定是……”


“是纯血兽化人,所以她也是。”Steve找到了谜题的钥匙。


Natasha这一个多月来都很不待见自己的队长,此刻却和他一起陷入沉思。纯血兽化人非常非常罕见,有些人一辈子可能都碰不到。因此血清部门如此大规模地搜罗实验对象必定在各个城市留下痕迹。


电话那边太安静了,Steve开始怀疑她还在不在。“意识到不对了?我记得她妈妈的案子还未告破。”


“我抽空会去资料室,看来有必要和他们仔细谈谈了。”Natasha一边说一边飞快地复印手里的会议记录,红色显示灯闪得她心神不安。有时候Steve虽然很混蛋,但值得组员信赖和追随。


Steve只想先从Barnes的好闺蜜拉回自己的支持率。“你帮我是不是说明已经不会揍我了?下班也肯接我电话?”


“除非你别再凌晨把我吵醒,然后对着听筒狂吼为什么Bucky睡了一个月轻了六磅怎么办的蠢逼问题!没有一个正常人会抱着他在凌晨泡什么热水还要量体重!你这变态!你这样为所欲为不怕被他表弟们殴打致死吗!”


“手册上说温度和体温的改变会缩短熊冬眠的时长,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我选在凌晨就是要避开他的两位兄弟,我得等他们睡熟之后在行动。并没有为所欲为。”


Steve一脸严肃,说得不能再认真,每一条都是自己从网络和手册严格筛选出来的。但Natasha并不买账,直接把电话挂了。


果然还是要挨揍。Steve把电话揣回裤兜,时间已经临近中午。思来想去,他把车头猛地打转,决定真正放自己半天假,哪里都不去,回家盯着小熊睡觉。


是时候自己推一推门了。






评论

热度(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