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绣球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46)—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Steve已经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持续半小时了,屏幕暗了又亮,每一次进入低用电模式,他就再把屏幕唤醒,指尖却在感应鼠标的位置上停滞不前。




  太难了。这比曾经任何一份报告都艰难一万倍。Steve抬起指尖,键盘上响起了敲击声。可每一个字母的出现都如同一张嘲笑并诡异的脸,像是那副著名的《呐喊》,令他耳边充斥着嘶声与尖叫。




  因为他要给自己和Barnes的宝宝写第三类报告。从他有记忆以来,兽化人与人类的关系就不断在改进,从最初的相互敌视走到现在这步真的很不容易。有人付出了心血,有人付出了时间,而有的人付出了他们的生命。这,也是第三局成立的意义,确保每一位兽化人在人类社会得到应有的待遇,并扼制其中少数的犯罪苗头。




  如果是以上言论,Steve可以信心百倍地说上一整天。但这和他的宝宝、Barnes的宝宝有什么关系?如果Barnes的狂躁尚且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那他们的宝宝唯一能够危害的也只有他与Barnes的睡眠质量好不好?他的儿子虽然虚弱,可叫声真不是夸大其词,很有虎类兽化人的风范了。




  动物幼崽的叫声真的很吵啊!吵到Barnes睡觉了好不好!




  但他们的宝宝根本就是真正的受害者,到现在都没有足够体力变回人类呢,两个毛球般的小不点儿能成什么威胁?Steve头一回对第三局下达的指令产生了抵触反应,就好似一台从未出过故障的电脑头一回无法运行输入的程序。他的理智一直在试图说服自己这仅仅是工作而已,可内心莫名其妙的声音一再重复这是错误,宝宝是无辜的,这也不是他加入第三局的初衷。




  甚至与他的初衷相违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财产生命受到威胁的人类或兽化人,阻止生命在眼前流逝,这才是Steve,Steve Rogers一直以来唯一想要完成的事业。要他提交宝宝们的监视报告,这他办不到。




  难道要他写今天我的孩子表现很好,每三个小时投喂200cc的奶水,而Barnes的孩子则精力充沛,在床上打滚儿差些掉下来还好被自己一手接住最终力挽狂澜了吗?




  “Steve?”Barnes在敲门,声音压得很低,像是生怕吵醒了谁。




  “请进。”Steve飞快地将笔记本合上,最起码现在这个时候,他不想叫Barnes看到宝宝们的第三类报告。光是自己作为监视对象的现状就足以令Barnes的情绪跌到谷底,Steve现在明白那种复杂的心情了,因为他的儿子也要受到同样不公的对待。




  妈咪围裙让Barnes的身材看上去很像前阵子油管火爆的魔鬼筋肉袋鼠,Sam曾打印出来钉在第九层的告示板上,用来取笑他们的队长——曾经雷厉风行的精英警员,现在拖家带口的未婚爸爸。




  “我真的……好不容易才把它哄睡着的,你……你要轻拿轻放。”Barnes像捧着一个什么了不得的定时炸弹,将一只小小的、睡着了的白灵熊托付给他,“刚刚它又咬坏了一个奶嘴……Kobic好像不知道累。”




  “Kobic?”怀里长满茸毛的小家伙忽然有了名字,Steve意识到他一直忽视的细节。名字,他没有给自己的宝宝起名字。说是故意忘记了也好,没想起来也好,一个代表身份的名字至关重要,这也许能让那个尾巴像个锥状三角形的毛团子更有真实感。




  Barnes弯下腰,睫毛长得不得了,眼神温柔得不像话,皮肤光泽犹如融化过的蜜棕色橄榄。他身上与生俱来的温柔与父爱足以撑开第四维度的空间,强大到令Steve望尘莫及,甚至自惭形秽。




  “我想了很久……这个名字不行吗?”Barnes用指尖去感受小熊鼻尖的湿度,话语中没有丝毫不耐烦,“人人都喜欢Kobic,我只希望她长大后,每个人都会喜欢她,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她,那样我会很苦恼。”




  这名字略微蠢萌啊!但好在Steve并不算太蠢,如果还能兽化,他甚至可以用小臂一般粗的尾巴做斗熊棒来分担家务。“很、很好啊,这名字很好,我也喜欢Kobic,我小时候最喜欢Kobic了。”




  小熊似乎在梦里感受到Steve的诚意不足,抖着后爪,在Steve拼命保持围度的胸肌上面踩踏。短短半个月它就增重了近800g,现在蜷起四肢,足以缩成一个完美的球形。这可能是遗传了Barnes的韧带天赋吧,Steve对星条旗起誓,小熊宝宝的韧带出奇柔软。




  Kobic就这样从Barnes胸前挪到了Steve的大腿上,细微的温度变化让幼崽不知不觉换了个姿势。它在Barnes怀里时活像个耍赖的水獭,尽情翻着吃圆滚了的肚皮,四坨粉嫩的肉垫朝上翘着,生怕别人不知道抱它的人是它老爸。




  “我……我想冲个澡,可以吗?你得帮我看它一下。”Barnes很是舍不得离开这么一小会儿,但Kobic咬坏了奶嘴,他必须要解决身上的污渍。




  小孩子嘛,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去责怪。“好,去吧……你想洗多久都可以,我能照顾Kobic的。”Steve点头答道,最近几天他已经不再逼迫Barnes想起自己,毕竟他可是坎普军校的优秀毕业生,战术转移什么的,相当熟练了。




  从Kobic下手岂不是更好?天啊,Steve都想给自己点赞了。




  等浴室的淋浴声一响起,Steve终于无奈地叹出一口气来,同时与猫科兽化人的本能相互博弈。他真的很想看Barnes探员洗澡啊,猫科对亲近的人都会有类似感应,浴缸那么的危险,小熊宝宝万一溺水了怎么办?




  天啊!Barnes在水柱下冲脸,任凭热水打湿刘海。他只是睡了七个月而已,Steve竟然还学会深沉了。他曾经混蛋起来确实很不地道,但不可否认他深沉起来超级好看的啊!想着Barnes挤了一些沐浴乳,打在胸毛上起泡。




  嗯,浓郁的蜂蜜味。Barnes拿起沐浴乳的瓶子来,穿透热气将标签看清楚。新买的?Steve是想以这种无微不至的渗入来试图感动他吗?休想,他未经允许就咬人,他好气人啊。Barnes想起往事就恨不得变身为膨胀的河豚,向全世界宣告自己的愤怒。




  可他细心起来确实很温柔啊。Barnes搓着健实的肩与腰侧,丝毫没注意嘴角弯上的笑意。Steve在努力做一个新手爸爸,不管是真的还是做戏,这都是让Barnes颇为感动的点。亲情永远是他的软肋,想着他揉起了昨晚稍有疼痛的胃。




  逐渐适应进食的肠胃太过脆弱了,再加上带着两个幼崽,Barnes深觉自己比冬眠苏醒的母熊还要操心。他不算是Steve那种偏执的工作狂,可接连休假的日子也很不好受。想到这个,Barnes不得不敬佩起自己的母亲,和最疼爱自己的祖母。




  带孩子真的太令人头晕脑胀了!伟大的女性究竟是如何把人类幼崽带大的?简直是新世纪未解之谜好不好!Barnes恶狠狠地想到,那些标榜全职女性只懂煲电话粥和电视购物的混蛋都该亲身体验体验。




  在这种义愤填膺的情感笼罩下,Barnes舒舒服服冲了一个完整的热水澡。往常洗澡都必须提心吊胆,或者要等Steve下班回家。Barnes一边擦着半长的褐色头发,一边从镜子里观察自己想起Steve时的表情来。




  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




  “不对不对不对,不能就这么原谅他。”Barnes咕哝着,胡乱在脸上涂了一些乳液。同时身为父亲的他又警觉起来——外头太安静了。有两头幼崽的家很少能安静下来,它们比人类婴儿的精力旺盛至少三倍,能一声接着一声嗷嗷叫。也许是肚子饿,也许是做了噩梦,更多的时候仅仅是身边没有人陪。是啊,还有什么比得上拥抱的温暖?没有了。




  小崽子们可精明了,这真是像极了Steve,一旦嗅不到Barnes的气味,就会变身为行走的毛绒猛兽,满地乱爬。




  “Steve?Steve你在哪儿?”Barnes走出浴室,面前是一条似曾相识的过道,就与奥兰多家中父亲安装的感应灯一样,走到哪里亮到哪里,很适合他这种夜间视力急剧下降的人,“Steve?”他先是找了最近的储藏间,然后转身进了卧室。




  床上是什么东西在蠕动?Barnes可熟悉这个了,毛茸茸的小金毛和深褐色的条纹,小却厚墩墩的爪子。但奇怪的是,它身上的是什么?




  等他走近,把乖巧的虎崽子拎起来,真不知道该用目瞪口呆还是不可思议来形容心情。哪怕被抱了起来,柔弱的幼虎仍旧维持着僵硬又不自然的姿态。可一声声几乎听不见的低吼摆明了是对现状十分抗拒,却趋于本能的控制,乖巧地定在原地。




  因为有人用塑料小夹子夹住了它的后颈,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Barnes把那枚塑料夹取下来,犹如打开了电动玩具的开关,小虎崽几乎是用扑的姿势挂在Barnes身上,弯而尖的指甲从浅粉色的肉垫里探出大半,勾进Barnes的衣服里,扎得都有些疼。




  多么弱小、可怜、无助!




  “好了好了,爹地已经来了。”Barnes不知道它被夹了多久,好在那是个塑料小玩意儿,否则他就要幼稚地捏碎它。他温柔地揉那处茸毛,耳畔是猫科幼崽接连不停的小声咆哮,到底是Steve的宝宝,一只西伯利亚虎的后代。




  “所以Steve就是个混蛋……唔,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长牙。”Barnes被抓得疼了,不得不将幼虎从身上揭下来,当他将它平放后,小老虎将他的指头当成奶嘴嘬了起来。




  感觉像是开始长牙了,他的指尖被硌了几下。虎崽身体上的条纹比上一周清晰多了,从那团分不出轮廓的头毛开始,一条条对称的纹路初见规模,像个小花脸。“不知道Steve兽化后是什么模样……管他呢,唔对吧?总之没有你可爱。”显然他掺杂了些个人因素,并很快闭上了嘴。当着宝宝说父母的坏话是错误的示范,这是他的祖母说过的话。




  Barnes突然好想他的祖母,如果得到批准,能将宝宝带回家,她一定会坐着轮椅开心地敲拐杖。但他同时也担心起来,那意味着他将不再是她最疼爱的小熊宝宝了。




  “走,我带你去找Steve,我们……去找混蛋Steve讨回公道。”Barnes替Steve的宝宝忿忿不平了一秒。




  但在下一秒他就被融化了,Steve确实就是那种有魔力的混蛋,是那种高中起就最惹眼的橄榄球校队里的人,叫你恨他又叫你想和他出去约会。得到安慰的幼虎简直到了天堂,摊成一片,趴在Barnes的胸口时不时抬头嗷一下表示自己存在,Barnes抱它到了书房,从半开的门看进去,Steve居然在教Kobic熟悉猫爬架。




  他不是……最痛恨熊科吗?Barnes颠着胸口的毛球,偷偷朝里窥视。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了,Steve对熊科的排斥如同过敏体质中的白血球与噬菌体,作为Kobic的父亲,他很怕Steve只接受自己。




  “这里是秋千区,但你最好长到不用尿布的时候再尝试。”Steve几乎是把Kobic顶在头顶了,这个小家伙太狡猾,把Barnes耍得团团转,根本就没有睡觉。Barnes刚打开水龙头的同时它就四爪朝天地开始翻身打滚了,Steve故意不去帮忙,然后Kobic顺着他的裤腿竟倒向爬了下去。




  这就像是熊科的天赋,爬个树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Kobic很骄傲地撅着屁股,目光迥然,朝猫爬架的底座全速前进。当然这个全速叫Steve只迈两步就赶上了。




  “这里是磨爪子的地方,等你再大一些就用得上了,当然可能你弟弟用得比你多,猫科的爪子长得很快。”Steve觉得脑袋好沉,无奈Kobic丝毫不畏高,力图去够制高点,他只能握紧后颈两侧短小的后腿,踮着脚,尽量用自己的身高帮它实现人生中的第一个愿望。




  有愿望很好,但你也要实际点啊。“你的腿……可真短。”Steve忍不住地笑了一下,却被全面开启亲情模式的Barnes记了个仇。他居然说自己的女儿腿真短?Barnes低头打量在自己胸口嘬前爪的虎崽子,这才叫腿短啊,很明显他的儿子才腿短。Kobic很符合熊科审美了!




  Kobic试了又试,但无奈最高的球晃来荡去就是够不到,暴躁地玩起了Steve的金发。“诶诶!你够不到又不是我的错……”头皮被挠疼了,Steve的眉毛开始微微挑高,而Barnes在门外则捏了把汗,他该不会把可比克摔下来吧?




  Steve满脑子都在思考关于爱的罐罐的问题,顶着一个会动会叫还会挠他的货真价实的小熊,还叫它踩着肩膀,抱着脑袋,看上去有一百分的滑稽。“你还想坐滑梯吗?”他自言自语着,Kobic的平衡感知很棒,刚刚就从滑梯的顶端滑到了最底,并且玩了大概四五次。




  但这一切在Barnes眼中就变成另外一幅惨状——Steve皱眉头了,烦躁了,就把他的女儿放在猫爬架最陡的滑梯上,任它自由落体。




  “Steve!不!”Barnes喊道并冲了进去。


(这个格式改不好让豆豆很是困扰啊……接下来会保持频率更新到完结,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677)